,欢迎!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青年家园 >> 松林晚

松林晚

2013-03-27 10:37:11 来源:共青团四川外语学院成都学院委员会 浏览:2034

前几天,和几个朋友去邛崃天台山旅游,目的是看雪,当时我就乐了,你们几个四川人拉这个北方人去山上看雪啊?我们那年年都看得到。嬉笑怒骂间,从成都的车已经到了邛崃,从我的角度来看这个很少为人知经济不是很发达的小镇,脑海仅仅拂过两行字: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这一句讲的就是邛崃的著名道士,话说是唐朝司天监监正袁天罡,云云罢了。而后一句便是: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对,选自卓文君《白头吟》,邛崃市是文君故里,更是相如文君当垆卖酒故事的发源地,邛崃的文君井公园便可为证。然而恰恰就是这样,我忘却了天台山的美景,幸好,没有错过。

第二天清晨,坐上中巴前往天台山,浑浑噩噩中猛然惊醒,天台?天台四万八千丈,势拔五岳掩赤城?手机搜索了下,才明白事情没有那么巧合,李白游的是浙江的天台山罢了,自己又神经了一次,就这样,四川邛崃,天台山,对我来说,又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来到山下,坐上一辆从山顶下来接人的面包车,听师傅将晚上下了雪,早上刚好可以看到雪景,而且是个晴天不会太冷,颠簸的山路上,看着车子向上爬向上爬,不知道竖直海拔有多高,有雪,大概就在三千米以上吧,车窗上一层层雾气弥漫,伸手到窗外,一股股冷空气袭来,清醒了一些,裹起自己的大衣让自己暖和些吧。转过一个山头,阳光袭来,一阵暖意,到了半山腰,已经可以看见半山下的云雾,这就是所谓的一个景点,低山云海吧,如登仙境。在城市压迫了这么久的我,终于有了一种重生的感觉。

下车了,呼吸了几口山上的空气,冷清而清醒,处处堆积的白雪,一条小河,两树松林,一条石板路,映入眼帘,看着眼前口中呼出的热气,好一副诗情画卷,却没能执花雕一壶,仅作诗一首: 

《天台游吟》

邛崃有山曰天台,松林浩荡翘危岩。

涛涛流水年复年,青青石板留人恋。

雪入松林寻不见,只道花林皆似霰。

拾级而上穷其路,寻那花落流水间。

沿着青石走过一处处亭子,一座座青桥,步过了雷音寺,萤火虫基地,蝴蝶滩,秀水三韵,香草叠溪十八里香草沟,琴台石,月洞飞天,蟠龙瀑布,走完一路风景,感慨万千,天台山或许没有峨眉山那样香火鼎盛,或许还不及一半的巍峨,或许还不及峨眉山一半的清秀,没有九寨沟一半的流水有意,天台山,有的,是别处没有的粗犷而细腻。大概这句话有点矛盾吧,既说粗犷又说细腻,此中有道理可言。

那么就进入主题吧——松林。从山下一步步爬上来,道路旁的松林绵延数十里,每一棵都那么笔直坚挺,高耸,杜荀鹤如是说: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而松针上覆盖的一层层白雪,陈毅元帅的那句大雪压冬松,青松挺且直更为它增色不少,绿色与白色相间,本就是一片风景,对于过惯了城市生活的人来说,白色便是本心的纯洁,绿色便是生活的更新。无论从树根还是树干还是这片松林的树尖,都可以看出它的漫长成长过程,这青石路道旁的冬松或许并不像黄山迎客松那样以险而著名,或许也不像愿将青翠送人间的盼客松那样有内涵意义,但是这里的每一棵冬松出现在天台山上,本身就被赋予了含义,立于道路两旁的挺立,已经给了游客那种坚毅的感觉,被雪覆盖着,便有了性格。我向来不善于评论一个人的性格,然而我喜欢拟人,将冬松看做人的话,敢问人世间有几个能像天台山上,青石路旁这些松树?甘于为人们提供绿白相间的思想?谁的生活没有些许黑色?这片松林,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内心,引我深思,如果化为一棵松树,你是否会甘于只在这里存在于路旁,为人奉献冬日的雪景?不论它是人工栽培还是自然长成,绵延数十里,给人的便是粗犷中孕育的深刻内涵。又说它细腻,因为每一棵松树都长得如此庞大,如此斑斑驳驳,用文字上的术语叫做有据可循,好像它的生长是按照一定的数学公式来的那样,每一棵松树都会给人一种享受,齐高的树冠上皑皑白雪,树塔形的它,随着时间的推移,雪化后那是怎样的一种新绿啊,每一片松针都是那么清新的颜色,如果拟人化,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它那样,无论从内心还是行为上内外如一吧,至少,至今,我没有幸碰到过。树干上,长着青苔,作为一个北方人我很惊讶,这么冷的气温下树干的颜色竟然是新绿的,细看之下才发现是青青的苔藓,因为潮湿刚刚新生般,又为这松树的细腻做了见证。说这里的冬松是粗犷而细腻的,我想现在来说,并不为过吧。

下午两点,是该返程了,坐在下山去游客中心的路上,还在思念着那些松树啊,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山间没有了那么多的氤氲之气,雪化了,好想留在山上,再看看雪完全化去之后那些松树会显现出另一种什么样的姿态。

不过,留一半思念在心头吧,下辈子,来作天台山上一棵松树,看松林晚,好么?(团委宣传部 许毅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