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青年家园 >> 我在卫生局社会实践的日子

我在卫生局社会实践的日子

2013-10-25 16:24:32 来源:共青团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委员会 浏览:2203

7·09抗洪抢险纪实

——我在卫生局社会实践的日子

——四川外国大学成都学院在校学生许毅飞

天空

为何你总灰着脸

不住的哭泣

给了我们都江堰人民如此艰辛的考验

山峰

何时你变得如此脆弱

伴随着泥沙的磅礴

带走了我们一个又一个可贵的生命

洪水

为何你如此无情

冲垮了我们那么多的堤坝

淹没了我们一代又一代积累的财富

         ——题记

我是一名大学生,来自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英语外事管理系,在校任院团委宣传部长,在这七月不平凡的日子里,我通过学院团委推荐来到都江堰市卫生局办公室工作,遇到了7·09特大暴雨地质灾害,经历颇多,感触颇深。下面是我这几天来的小记:

78日夜晚10

我住在学院的宿舍里,大观镇和街子古镇之间,106省道边上,大雨磅礴已经下了很久,夹杂着电闪雷鸣让我无法入眠,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树叶被雨水冲刷的一片新绿,对面学院食堂烧水锅炉被硕大的雨滴击打的啪啪作响,凝望黑色的天空,这本是一片星空,缘何此时如此漆黑?心中甚感不安,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四川夜雨的习惯,可是到了都江堰以来,还没下过这么大的雨吧,,

79日上午10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如何从学校赶到卫生局的,清晨7点过出了宿舍门,虽然打着伞,可禁不住雨水的洗刷,从宿舍门口到学院西门102公交车停靠站5分钟的路程,身上没有一处是干的,脸庞上不断滴落着雨水,衣服、鞋子、袜子湿了个透,贴在身上,甚是难受。在我的期盼声中,102公交车仿佛一辆老爷车似的姗姗来迟,上了车后看到大家都站着,车内地板上已经全部湿完,座位上没有一个是干的,天窗还在不断的漏水,车窗外漂泊的大雨依旧啪啪得击打着车窗,令人一阵烦躁。“太平那个桥今天早上翻堤了,过不去。”司机接了电话后急切得说,然后和售票员阿姨讨论走哪条路安全些,而大部分乘客已经开始讨论昨天到今天的大雨,最后不知是谁叹息一声:“这不知要给娃儿们填多少麻烦。”102公交车就这么缓慢前行着,当我们走过青城山快铁站的时候,积水已经随着车轮的滚动飞溅到车窗的高度,司机也一脸担心:“这都快淹到发动机了,抛锚了可咋个办?”的确,我已经看到车窗外几辆地盘比较低的轿车已经淹没在水中,车轮子已经全部浸在水中,发动不起来。我打趣的给旁边的朋友说:“你说动车还有没得哇?”朋友可能觉得这雨应该还影响不了动车的正常运行,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天青城山快铁站因为计算机系统已经被淹无法正常运作而停运了。车子就这样缓缓得驶到了青城桥头,司机一脸无奈道:“给后边车子打电话吧,这车子发动不了了,”然后转过来说道“今天102停运了哈。”我不禁开始感慨:公交车地盘如此高,发动机都遭淹了,那私家车岂不是损失更惨?不仅是车辆,通讯设备呢?学生上学呢?物质储存呢?岂不料我猜测的这些麻烦紧随着接连几天的暴雨一一应验了。

到了办公室刚好九点,不同于往常,今日的气氛貌似很压抑紧张,电话声不断,陈姐已经在记录卫生医疗机构的受灾受损情况,“XX镇卫生院安全转移病人XX人,接收外科急诊XX人,发放药品XX120控制中心接二连三的送来救护车出动的报告,“XX镇派救护车XX辆,医护人员XX人,接收病人XX人”,“安龙镇卫生院受灾严重,积水已达1米高,大门都快淹没得了,一楼药品和设备全部被淹,病人已经全部转移到二楼了,张局、赵主任早上六点过就过去了。”1米深,我的天哪,都快达到我的腰了,这次大雨竟然这么可怕,同时我们时刻关注着网上不断更新的现场动态和图片,“这不是医疗中心门口的那条街么,都过不去车了”办公室薇姐和我们讲,我们看了照片觉得十分眼熟,突然想起来这不是我们今天早上来的路上的一段么,一个多小时积水已经这么高了,而东软那边也发来一张图片,正如评论所说,学校操场变游泳池,学生划船去上课。从来没有经历过大灾大难的我,感觉仿佛这些灾难就发生在我的眼睛里,发生在我的耳朵边上。

苍天怜见,不要再让那么多的人受灾了,大雨快停吧。

710日下午1

今天的大雨依旧在下,依旧没有停的趋势,而今天一天的工作让我心里头好像堵了一块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

今天中午1050分左右,我接起电话,只听对面用急促的声音说:“中兴镇三溪村一组发生泥石流,上百群众被困。”这时,办公室杨小勇主任迅速接起电话听详细的情况,然后挂下电话飞一般冲出办公室到120控制中心汇报情况,要求增派救护车和医疗人员,我已经愣在那里了,上百群众被困,正在随时接受泥石流冲下来的的危险啊,我上网查了一下泥石流才明白了它的可怕,洪水时可以抓住悬浮物体等待救援,即使是地震只要还有空气,有水,还是可以等待救援,但是被泥石流埋了,先不说泥石流如雪崩般巨大的动能将人冲垮,就说被泥石流掩埋没有空气令人窒息就可以想象它的可怕!可能,群众中有老人,有小孩,默默祈祷,祈祷灾区人民安全转移吧。

赵龙魁主任回来了,一脸的焦急,我异常坚定的对赵主任说:“我想到现场去,我不怕苦的!”赵主任沉思很久,没有答应,让我继续留守办公室,登记受灾情况,心中难免有些失落,这时李健李科长给我说:“小许啊,有这个积极性是好事,但是这会现场很混乱,也很危险,随时有可能发生泥石流,而且你也没接收过什么专业的急救培训,我们怕你出危险反而更麻烦的。”我也思考了一下,觉得李科长说的很有道理,在办公室里,守着电话,我脑海中甚至想着拔了电话线,也许是我心灵太脆弱,受不了这些灾难间接的折磨,听不得有多少伤病员,听不得有多少残垣断壁,听不得又有多少堤坝翻堤。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卫生局办公室就是人民群众安全的指挥中枢,灾情和人员伤亡总是第一时间被我们清楚得记录,处理。下午的时候杨主任拿给我们一个对讲机,要时刻保持联系,在灾区的电话已经全部联系不上,从对讲机里我们清楚得知道,市长和省长他们都已经在现场指挥救援,我透过对讲机听到现场依旧磅礴的大雨,可以想象绿色的军装和白色的大褂在现场忙碌的工作。

电视和网络都已经开始涌出大量中兴镇泥石流的消息,起初是疑被埋三十至四十人,三百多群众被困,现实已经让我不忍直视,可我依旧在关注着实时的动态。

我终于体验到,生命的可贵和脆弱,趁着生的希望,好好孝敬我们的父母、老师、朋友和那些所有无时无刻关心我们的人吧!

711日夜晚12

从暴雨来袭到今日,局里的上上下下,办公室的哥哥姐姐几乎每夜都没有合眼,手机揣在手上以防紧急情况的发生,而今夜,我申请留下来值班,办公室窗外的雨依旧在下,不过仿佛已经小了很多,已经晚上十一点过了,李科长,孟哥和我,依旧在办公室里忙着,李科长已经在安龙镇卫生院现场忙了一天了,全身湿漉漉的,嫂子又送来了干净的衣服和一袋饼干,让他这两天注意身体,让我感受到了爱情和亲情的伟大。我在想这几天所有的公职人员大概都是这样彻夜不眠的吧,群众的安全永远是大于个人家庭的!

对讲机依旧立在桌上一刻不停得响着,这时,电话也突然想起,孟哥接起电话,是中兴镇总指挥部打来的,第一批救援人员已经从山上下来,需要紧急检查和整理恢复,要求我们卫生局紧急出动医疗人员并携带一些急救药品到现场去,放下电话,李科长他们马上开始调度藿香正气水和医疗人员,准备在半个小时后出发,当时已是接近十二点,各医院都很积极,大灾面前,没有人计较什么得失,很快药品和人员都准备到位,孟哥他们便火速赶往总指挥部去了,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一点过,这之间,电话铃声也骤然响起,组织部总值班室要求一点半在市政府开会,没有时间停一下脚,拧一拧身上湿透的衣服,他们又赶往政府开会,我一个人守到办公室,无法入眠,虽然有睡意,但是我知道,对讲机没有停,电话没有停,我就没到睡的时候,一夜无眠。紧张得关注着现场的情况动态,紧张得期盼着群众的安全转移,紧张的祈祷着大雨停歇。

这一夜,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政府这么一个团体,心系群众生命安全,一切为百姓服务,至少我觉得都江堰市是这样。

712日下午4

暴雨已经停了,只是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虽然没有睡好,但早晨依旧精神奕奕,杨主任问我愿不愿意到安龙镇卫生院现场服务,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原来是抽调了医疗系统二十几个志愿者到安龙镇卫生院帮忙开展自救工作,坐在中医院派来的中巴车上,体格瘦小的我和旁边健硕的哥哥们比起来有些渺小,但是我依旧觉得自己可以参与这份工作而开心。去的时候路过外江大桥,可能是由于天气原因,完全看不到水在哪里,只是升腾着雾气让人不寒而栗,我们去安龙走的是成青快铁通道,司机给我们说,暴雨当天他来的时候道路两边的自行车道已经完全被淹没了,水都漫到路上来了,我看着两边被水冲的东倒西歪的庄稼,无限感慨,这次受灾那么严重的老百姓的生活该如何保障啊?刚到安龙便看到镇口上停着一辆救护车,设立的流动急诊点,看着已经坍塌下去的道路,看着商店被水浸湿的商品,看着家具店被淹的发泡的沙发,心情沉重,一场暴雨,损失如此惊人,不到现场,绝难体验。安龙镇卫生院地势较低,地上全是厚厚的淤泥,一楼的屋内积水还很深,药品、资料都还漂浮在地上,电脑桌椅已经被水泡的散架,面目全非。殊不知我从小是个犯药的人,吃一颗药都要捏着鼻子塞进去,闻到药味就要吐,看到针管就要晕,可是今天,一切都忍住了。局里的赵龙魁主任和冯涛主任都在现场参与自救工作,安龙镇卫生院院长见大家没有带雨靴,便给我们一人发了两个塑料口袋套着,可是后来我们才发现完全没有用,不到一个小时便完全进水了,泥和水贴着袜子的感觉这不好受。我们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将一楼屋内全部东西抬出来清洗,并将卫生院内淤泥清扫,中午一点才迎来了送饭的车子,大家都跟饿狼似的,虽然饭菜不香,米饭不够,但是大家都很理解,特殊时期条件艰苦嘛。下午从城管大队那边调来了一辆洒水车,我们终于将院内地面冲洗干净,露出了洁白的一块块的地板,与早上厚厚的黄色的淤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下午五点多,当我搭着妇幼保健院的顺风车回学校是,在镇口看到了我国民政部的副部长到安龙镇现场,心中涌现着无尽的希望,无论多大的灾难,我们背后,是国家,有我华夏十三亿人民在力挺我们!

在一天的工作中,有个姐姐让我很佩服,身着白大褂,衣服已经沾满了泥巴,瘦消的她推着重重的斗车一次又一次得穿梭着,哪里有垃圾,哪里就有她和斗车,当我觉得她可能累了的时候,过去帮她推车子,可是她依旧笑了笑对我说:弟娃儿,没事,姐姐力气大。让我很感动,车子很重,我知道,她也很累,我也知道,可是,人们都愿意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去尽量挽回损失。

721

云销雨霁,天空不再阴沉,卫生局从暴雨停歇就已经开始做卫生防治和传染病监控工作,每天我做简报的时候都会有新的数据产生,“今日对XX安置点进行消杀灭、蚊蝇消杀、饮用水消毒、水质监测、传染病防治工作,使用消毒粉XX公斤,消毒面积XX平米,水质监测XX家单位,发放大锅汤XX份”暴雨过后的后续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为人们未来的安全提供可靠地保障。

面对这次突如其来的灾难,都江堰市人民挺过来了,我也因此收获颇多,也为自救工作奉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死者已矣,生者,当铭记这一段灾难为我们带来的或多或少的损失,但更应明确,雨后的天空会有彩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我们要用明确的行动和乐观的心态去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